5G时代来临 “万物互融”的钥匙谁会先得到

对于5G 生态的较早布局以及其本身在研发层面的较大投入,也让OPPO的“万物互融”愿景离现实又更近了一步。

什么将成为今年巴塞罗那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亮点?不少观察者给出的答案是5G。

5G这个议题不仅正从科技和消费电子圈向其他更广泛的领域蔓延,一系列围绕这一技术的落地产品也推出在即。其中,5G手机成为了竞争最为激烈的“战场”。

OPPO也是参战者之一。在MWC期间举办的2019 OPPO创新大会上,OPPO这个在人们传统认知中以影像技术为亮点的品牌,除了推介最新的“10倍混合光学变焦技术”之外,还对外展示了旗下的首款5G手机。另一个细节也显示出OPPO对5G时代的决心,它在同一场发布会上宣布与四家海外运营商合作发起了“OPPO 5G登陆行动”。这个合作横跨三大洲,将让部分消费者提前体验到5G技术带来的巨大变化。

“我们要把握5G趋势,争取首批发布5G手机,积极探索创新性应用场景。”在1月18日的OPPO 2019万人年会上,创始人陈明永做出了以上最新的战略性表态。

陈明永布局5G的信心或许来自于上一次历经通信技术迭代后累积的心得——“当年3G卖得非常好的时候,OPPO应该是3G转4G最快的。这个最快我们甚至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后来发现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因为更多的人率先买了4G并且用起来很舒服。”在另外一场由高通举办的技术与合作峰会上,陈明永向台下来宾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当通信技术变革的车轮再次滚滚向前,唯有顺应趋势才能获得最好的出路。毕竟,消费者始终会在不同的解决方案之间聪明地寻求优质的使用体验。

5G手机大战开跑前夜

不夸张地讲,遍布全球各地的手机品牌商、运营商、经销商和通路商,都在屏息等待着5G手机大战开跑的号角,谁都难以忽视这场战争可能对现有市场格局造成的冲击。

眼下,各大研究机构开始热衷于讨论5G手机到底能够生成多大的市场——全球知名研究和咨询公司Gartner预估2020年5G手机销量将达到6500万台,总部位于香港的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则预计2021年全球5G手机销量将高达1.1亿部。无论如何,5G时代的到来不仅正在形成庞大的市场,而且也可能在短时间内酝酿出一波集中换机的需求。

相较于前几代通信技术,5G对于消费者最直观的感受来自更快的网速,这也成为其本身最大的卖点之一。当峰值理论传输速度高达每秒10Gbps时,下载一部高清电影只需要几秒的体验显然对消费者来说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谁都清楚大技术变革引发的集中换机意味着什么,稍微回顾下手机的发展史,就能看出它可能对手机厂商的座次安排产生深远的影响——3G和4G时代的到来将曾经的市场王者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掀翻在地,并让三星和苹果这些后发者异军突起。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样的剧情很有可能将在4G向5G过渡的变革期再次上演。

在庞大的利益和被“甩出车外”的恐惧等双重因素驱使下,在今年MWC举办期间,不少知名厂商也都积极地加入了5G手机大战。战火还蔓延到了运营商和芯片厂商这些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在美国,AT&T、Verizon、Sprint和T-Mobile已经为5G的主导权吵得不可开交。故事的最新发展甚至颇富戏剧性,AT&T为了让消费者尽快“用”上5G,甚至把安卓手机上显示的“LTE”换成了类似“5GE(5G进化)”的图标。这种细微的调整很容易让消费者误以为连接上了5G网络,但事实是网速并没有加快多少,消费者的终端设备仍然连接着4G网络。

不惜通过“造假”的方式也要牢牢把控5G时代的话语权,这些细节背后展现的是身处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企业都不愿意放过眼前几乎触手可及的5G红利,OPPO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此前几代通信技术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信息传输的问题,那么即将到来的5G技术凭借高传输速率和低延时等天然优势将解决人与物、乃至物与物之间的连接。此前喧嚣了许久的IoT在技术层面的地基终于夯实,对于OPPO而言,它的思路也简单明确:通过打通5G手机这一未来IoT的枢纽,从而抢占万物互融时代更大的市场红利。

OPPO在智能手机时代的快速崛起,与其积极的品牌营销活动不无关系。当消费者谈到OPPO,他们往往会想到巨额的广告营销投入、亮眼的品牌代言人与广告,以及对用户心理的精准洞察。但品牌营销活动往往在产品同质化较高的时候适用,当技术变革推动着产品之间不得不分出高下时,左右消费决策的因素便成为了技术储备本身。

OPPO显然更希望被视为一家技术公司。在1月举办的万人年会上,陈明永提到“把握5G、AI、大数据、云技术的发展机遇,构建自有的、领先的软件工程能力”。罗列出的一众技术名词不仅代表手机行业的未来趋势,更需要厂商面向未来的更多想象力。

早在2015年,OPPO就已经成立了通信标准团队,并且在5G标准制定初期就作为为数不多的终端厂商代表参与其中。到了2018年,这家在前台光鲜亮丽的品牌也默默加速了前沿技术实力的储备,一系列相关成果开始被密集端出,譬如在2018年5月10日,它成为了全球范围内首个采用3D结构光技术完成5G视频通话演示的厂商。

3D结构光对于大多数普通消费者而言可能稍显陌生,但是谈到苹果的Face ID和Animoji可能就会恍然大悟。当虚拟世界开始从2D平面向3D立体世界迈进时,3D结构光无疑能够让手机感知一个更加真实和立体的世界。

这种手机感知方式的突飞猛进除了让解锁、加密与支付变得更加安全,还能滋生出更多以往意想不到的玩法——例如让人们进行通话时的每一个表情细节变得更加真实,让设备能够准确解读使用者的情绪变化并提供相应服务,以及结合OPPO的优势影像技术完善美颜效果甚至实现真正个性化的“千人千面”。

就在不久之前,《连线》杂志创始执行编辑凯文·凯利发文直指:与现实世界对应的“镜像世界”将成常态,而这个全新时代将由AR技术驱动。在前5G时代,掣肘AR与VR技术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便是低传输速率影响了图像实时渲染,以及高延时引发使用者头晕等体验问题,然而这些曾经难以突破的技术难关正被5G技术逐个突破。

OPPO在3D结构光上的尝试,至少让AR游戏有了更多吸引力。想象一下,当你的头像借助这一技术能够准确植入到3D游戏中并创造属于自己的游戏角色,5G时代的云渲染又能让游戏者的面部实时呈现与游戏环境无缝融合。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似乎让斯皮尔伯格在《头号玩家》中营造的未来幻景变成了现实。在今年MWC展会上,OPPO也将携手合作伙伴进行了5G云游戏的现场展示。无论如何,5G技术的不断精进让游戏在未来拥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根据内部数据显示,OPPO的研发资金投入在2019年将翻一番以上,从40亿元提升至100亿元的水平。对于研发的重视使得OPPO当下的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33000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量超过26000件,授权数量也有8000件之多。从这样的数据表现来看,OPPO已经具备了应对新浪潮的技术实力,甚至它还希望能够引领潮水的方向。

OPPO在今年年初的最新架构调整值得注意。在1月14日,它宣布成立一个名为“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的全新部分,这个部门将负责布局5G+与IoT平台的相关工作,公司副总裁刘波成为了这个部门的负责人。

实际上,在成立这个新部门的背后潜藏着OPPO内部对下一个技术世代的判断——“手机未来仍将是万物互融的核心及枢纽,是用户最高频使用的技术终端”。这意味着当面对IoT乃至AIoT的浪潮时,虽然智能音箱等新型终端形态层出不穷,但手机终端制造商们仍然占据着一个不错的位置。

在去年三星Galaxy Note9的发布会上,三星发布了一个名为“三星智家”的IoT品牌。通过这个平台,用户可以接入不同的智能家电产品,并用名为The New Bixby的人工智能来管理所有智能产品;而在今年的小米年会上,其也正式启动了“手机+AIoT”的双引擎战略,并表态将在五年内向AIoT领域投入超过100亿元。

无独有偶,OPPO此前也发布了全新智能助理Breeno。除了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智能服务之外,它还担负着IoT时代“泛生态智慧中枢”的角色。换句话说,它将成为手机的AI大脑,不仅让手机与用户之间的交流更加智能化和个性化,还能够成为协调所有智能设备的“控制台”。在OPPO的构想中,除了家里的IoT设备之外,消费者的可穿戴及车联网等其他所有能想到的智能产品均能在Breeno的协调下发挥更大的效用 ,从而让服务得以触达用户生活的不同场景乃至每个角落。

在“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的规划中,智能手表、智能耳机等聚焦运动健康场景的产品将成为研发的优先选项。另外,OPPO也将在不久后推出一个名为“智美心品”的全新子品牌,通过自主研发、合作研发及选品等三种模式来扩展产品线。一系列战略的背后意图简单清晰:在5G和IoT大潮的共同催化下,OPPO的触角将以手机为原点向外延伸,最终的目的是让消费者在新技术环境下能够拥有更顺畅的智能生活体验。

不过当下,OPPO的手机业务也正经历着不错的增长——根据Canalys的数据显示,OPPO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在第四季度达到3180万台,同比增长20%;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达到8.8%,同比增长幅度接近三成。

从另一个消息也可以看到OPPO依然对手机业务充满信心。就在OPPO发布会后,OPPO副总裁、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公开表示OPPO将推出全新系列产品,并将融入新的软件、硬件、服务等。在已有产品线基础上新增产品系列,往往也代表着手机厂商拓展细分市场的举动,而OPPO开辟的新系列,则更会是面向高价位市场的延伸。

当手机成为IoT时代的行动中枢,设备本身出货量的多寡便决定了IoT生态布局初始时话语权的高低。至少从市占率等数据层面而言,OPPO已经具备了不错的基础;对于5G生态的较早布局以及其本身在研发层面的较大投入,也让OPPO的“万物互融”愿景离现实又更近了一步。